歡迎訪問三孔旅游官方網站  當前時間:2021年3月27日 星期六  
您現在的位置:網站首頁 >> 景區新聞
公司祭祀演繹榮登中國旅游報“三孔”的舞者
發表日期:2013/3/6 | 文章來源: 曲阜三孔
“三孔”的舞者
第一旅游網:www.toptour.cn      發布時間:2013-03-04      字號:【  
[摘要]
      每年農歷八月二十七日是孔子的誕辰,規模宏大的祭孔大典儀式都會在孔子的家鄉山東曲阜隆重上演。如今,曲阜參與祭祀演出活動的人員已有上百人,他們大部分是曲阜三孔旅游服務公司的員工。

  

  □ 張令偉 郭旗 來源:中國旅游報·第一旅游網

  在山東曲阜三孔旅游服務公司的辦公室里,筆者第一次見到孔凱、張亞文、劉偉和趙芳蕊。趙芳蕊年紀最大,是位愛笑熱情的中年大姐。其他3個都20來歲,孔凱比較沉穩,衣著樸實,張亞文戴了一副眼鏡,很文靜,劉偉因是講解員的緣故說話眉飛色舞。眼前這4位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曲阜市民,他們卻有個特殊的身份——三孔的“舞者”。

  每年農歷八月二十七日是孔子的誕辰,規模宏大的祭孔大典儀式都會在孔子的家鄉山東曲阜隆重上演。如今,曲阜參與祭祀演出活動的人員已有上百人,他們大部分是曲阜三孔旅游服務公司的員工。近日,筆者走近他們,聆聽了他們作為“舞者”的點點滴滴。

  96個字苦練30天

  目前的祭孔團隊是三孔旅游服務公司為了2009年9月的孔子氏家譜頒譜大典在公司內部選拔組建的。

  孔子第76代傳人的孔凱,是公司祈福許愿組的工作人員,也是這個隊伍里的舞生。對最初訓練時的困難,他記憶很深。祭孔大典的舞蹈是一字一動,舞蹈共有三大段,每段32個字共計96個字,整個演出要記住96個動作,但沒有現成的視頻,有時候會出現分歧,如“誰底其盛”,有的說需要彎腰,有的說要起身,只能在檔案管理里查詢資料,或向文博專家求證。

  舞蹈動作全部嫻熟大約需要一個多月的時間。因為參與的人員都是在“三孔”景區不同的工作崗位上,只能抽業余時間排練。夏天的大成殿上溫度很高,幾個動作下來就汗流浹背,為了盡早熟練動作,很多人往往在正常排練后拿著塑料管當道具練習到夜里八九點,被蚊蟲叮咬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。

  張亞文是孔孔府里面的花園商店的銷售員,她也是30幾個女“舞生”中的一員。她說,在夏天,女“舞生”們要將長發盤起,戴上帽子,更容易出汗,整個活動下來頭發像剛洗過一樣。在冬天,為了演出效果,要將厚外套脫掉,只穿一件薄薄的保暖衣,還要沒有領子的,瑟瑟寒風就直往衣服里灌,有時候等待時間長了手腳都會僵硬。

  祭孔大典在多雨季節,張亞文記得第一次參加祭孔儀式就是在大雨中進行的,衣服全部濕透了,但是大家仍然一絲不茍。2010年,參加山西呂梁的祭祀活動,音響、道具等擺好后一場傾盆大雨將所有的道具、服裝淋濕了。等雨過后,他們依然擺好道具,穿上淋濕了的衣服進行表演。

  孔凱回憶說,演出隊伍剛剛成立時,有一個從奎文閣商店里選拔的剛當上媽媽的演員,由于忙著照料孩子,沒有顧上吃早飯就參加排練,堅持完成全部流程后還沒下場就直接暈倒了。從那時起,公司規定不管演員是否已經吃了早飯,演出時公司都會為每個人準備一份“溫暖早餐”。

  用手接住風吹倒的編鐘

  “舞者”們對祭孔大典有一種發自內心的崇敬之情。劉偉是三孔旅游服務公司的文博講解員。他說,2009年9月團隊去臨沂郯城為徐氏后裔“東海堂”一支承接祭祖活動,剛布置好場景,突然起了大風,在編鐘、編磬被吹倒的剎那,大家一起沖上去用手接住了它。那一刻,同事們臉上會心的微笑讓他記憶深刻。

  2012年的9月27日晚上,為了準備第二天的祭孔大典,劉偉和幾個同事在大成殿前保護提前擺設好的設備。深夜11點左右,狂風大雨,驟然而至。“同事和領導紛紛趕到現場,幫助將LED、音響等祭祀設備轉移到大成殿檐下,在家里的同事沒有收到通知也自發地趕到現場,冒雨轉移設備,這樣的團隊讓人感到十分溫暖。”

  2011年去廣州潮陽孔廟,因為需要帶演出祭器和道具,全部演職人員乘坐大巴,用了2天多的時間,到達目的地后,由于潮陽孔廟依山而建,車輛根本無法駛入,大家就分別把祭器、道具一件一件搬到大成殿月臺之上,七月的廣州,天氣異常悶熱,不干活都要汗流浹背,更何況在孔廟里外往返十幾甚至幾十趟地干活呢,所有的人都汗下如雨,可是毫無怨言,稍作休息,馬上又開始了實地排練。

  為了不耽誤演出,孔凱先后兩次推遲拜見未來岳父岳母的安排。

  副總經理趙芳蕊是整個祭祀團隊的帶頭人,在工作人員的眼里她既是領導又是一個貼心的大姐。盡管上初三的兒子學業緊張,需要多花時間照顧,但是每次活動她都會在每個演員之前趕到現場,仔細核實活動中需要注意的事項,如祭器、道具的擺放、檢查服裝化妝是否到位、協調食宿及行程安排等。她還總是帶些自家做得好吃的給這些演員們。她開玩笑說:“只有這樣才能嚴格要求他們。”

  一直給孩子們講下去

  “同事們也很羨慕我們能參加祭祀活動,好多都說我們現在也是演藝圈的人了。”劉偉說,學習并且從事祭祀活動覺得很驕傲,他從小對祭孔大典有著非常深的印象,沒想到長大了自己也能成為祭祀活動的一員,很神圣。他聽奶奶講,在古代如果一個人參加過祭孔大典,在百年之后就要立碑表明,所以不是誰都有這個機會參加的。“爺爺奶奶甚至說,要是有什么病災,摸一下衍圣公的手,就好了。”

  “曲阜是禮儀文化的發源地,弘揚中華民族文化,傳承非物質文化遺產需要我們這些年輕人。我們從小聽祖父母、父母講三孔的故事,我們也會一直給孩子們講下去,這是我們的根,是我們的基因。”劉偉說,如今他從游客一進門就開始講祭孔大典,跟其他講解員的內容不一樣,讓游客有與眾不同的感覺。

  孔凱說:“孔子也是經歷多種苦難后,達到思想的最高頂峰的。我們愿意學習和參與到祭孔儀式中來,就是用最虔誠的心祭拜孔子,學習孔子的精神。我們以祭祀樂舞的這種形式,來幫助大家更加深刻的了解孔子,幫助他們我們獲得了知識,同時也收獲了快樂,我們都愿意在孔廟里一直做個快樂的舞者。即使以后有了孩子,也會傳承這種文化。”

  “祭孔大典雖然是一個苦差事,公司里的年輕人報名卻非常踴躍,他們平時就在景區里工作,對‘三孔’充滿了深深的情感。”趙芳蕊說。

  «上一條 下一條» 返回上一級
狼群影院在线手机影院-24小时在线影院视频